|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烟草文化 >烟史  
 
20世纪30年代河北定县的烟草消费模式(中)
班凯乐
日期: 2019年06月06日 来源: 《中国烟草史》

  在20世纪30年代,河北定县的卷烟消费水平低于上海,这不能以缺乏获取卷烟的机会来解释。无论是工业生产的卷烟,还是手工制作的卷烟,都很容易在当时的定县买到:该县位于保定和石家庄之间的铁路沿线,距离北京几百公里,有两个卷烟经销商,以及三家烟店。这里还有一家雇佣了6名工人的卷烟作坊。在每月举办12次的集市上,11个路边摊贩销售卷烟,在非集市日,6家烟摊一直在核心市镇营业。在该县几个较小的集镇和该县的庙会上也有卷烟销售。在小鹿庄举办的参加者众多的年度集会上,14个货摊出售各类食品,其中3个卖肉,3个卖酒,3个卖茶,有11个销售卷烟。

  在定县可以买到的品牌包括颐中烟草公司(英美烟草公司)的“哈德门”“婴孩”“雄鸡”和“双刀”。每盒十支装卷烟的价格在35分至6分之间。在1930年7月至1934年6月期间,一包十支装的“哈德门”卷烟在定县的平均价格为68分,一包十支装“婴孩”牌卷烟的平均售价为54分。在上海,“哈德门”属于价格较低的卷烟。而在定县,“哈德门”似乎已经属于售价较高的卷烟品牌。这表明定县的大多数卷烟消费者根本买不起上海销售的更加昂贵的卷烟。

  定县的许多地方都提供名牌卷烟,但购买这些卷烟的居民似乎相对较少。而农村家庭一般都购买当地种植的烟草。对于那些确实购买烟草的家庭而言,旱烟当然比卷烟更加实惠。(在接受调查的34户家庭中)12户购买卷烟的家庭为每包十支装的卷烟平均花费5分钱;在全年过程中,他们为总共21.8包十支装卷烟平均花费1.09元。假设每支卷烟含有0.75克烟草,那么每年支出1元可以购买150克烟草,或者三分之一磅烟草。相比之下,购买旱烟的26户家庭全年平均花费了1.03元。这项开销稍小,但购买的烟草却增加了20多倍。花钱购买烟酒的家庭很少,无论他们的收入高低。在接受调查的34户家庭的总收入中,这些支出仅占1%甚至更少。

  来自定县的证据表明,吸烟习惯的城乡差异是20世纪30年代存在于城乡之间的现实经济分化的一种表现。诚然,定县在许多方面都是一个非典型的农村社区。早在民国初年,正在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国民政府就将其评为“模范”县,因为具有改革思想的地方官已经成功开展了反对缠足和民众宗教习俗的运动。

  定县像20世纪初的许多其他中国农业社区一样,直接加入了全球生产线。1931年至1932年的世界大萧条和日本侵略造成的不稳定开始破坏地方经济,在这之前,定县的织工就已经使用来自印度、澳大利亚和上海的棉纱来织布。定县出产的棉布直接输出到东北,并且通过天津和石家庄间接出口到国外市场。因此,在定县这样的地方销售的工业卷烟和更广的区域、全国和全球网络有直接的经济和文化联系,这也稀松平常。或许更令人惊奇的是,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即便在这样与外界美系密切的农村社区,人均卷烟消费水平依然相对较低。

 
 
阅读
网络责任编辑: 郝凤娟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2019行业直属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东方烟草报2018新闻作品选粹》
“云南首届最具影响力烟区”评选活动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四届烟草...
卷烟打假打私利国利民
人物访谈
详细>>
把握新要求 开创新局面
以多元化产业转型升级助力高质量发展
思想境界也是生产力
以科技创新支撑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W020190729326419206308.jpg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