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东烟视频 数字报刊 工业园地 商业频道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东烟资讯中心 网站专题 通联平台 专卖管理 现代物流 烟草农业 党群政工 科技创新 金叶论丛 东烟摄影 烟草人  
现在位置: 首页 >社会公益  
 
春到谦哲
云南中烟红塔集团帮扶澜沧县南岭乡谦哲村纪实
王鹏 陈敏超
日期: 2020年11月28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脱贫的谦哲村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扶贫工作队给村里新修的卫生所运送物资。

谦哲村下新寨新景。

红塔集团设立捐资助学项目,改善帮扶村学生的学习条件。

坚固的水泥石桥替代了村里原来的木桩桥。

  在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大山深处,藏着一座少数民族村落——谦哲村。谦哲村聚居着拉祜族、哈尼族、佤族等多个少数民族。人数最多的拉祜族,是典型的“直过民族”——直接由原始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

  这里天空湛蓝,棉花般的朵朵白云被山川倩影裁成弧形,阳光洒落在溪流上,波纹粼粼闪耀。

  2015年,谦哲村村民人均年收入仅有2034元,属国家级深度贫困村。为了让谦哲村村民走出深山峡谷、实现脱贫致富,当年,按照“决不让一个少数民族、一个地区掉队”的要求,云南中烟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启动了对谦哲村的定点帮扶工作。

  5年时间里,红塔集团累计投入帮扶资金2600万元,在谦哲村14个自然寨18个村民小组修桥铺路、翻建民房、资助教育、兴办产业,实现帮扶项目全覆盖。

  虽然投入了帮扶资金,但红塔人明白,要想真正取得成效,还是要扭转村民的观念。这就需要融入当地百姓中间,理解他们的生活。

  成为“我们寨子里的人”

  韩吉忠是红塔集团驻谦哲村第一书记兼扶贫工作队队长。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初来乍到时的窘境——来到老乡家的第一天,他就被灌了满满三大碗酒,之后意识模糊地躺了大半天。“本来想摸清情况开展工作,结果一天全浪费了。”

  但几个月下来,他耳濡目染拉祜族的习俗文化,对这个民族有了初步了解:很久以前,他们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由此形成了豪饮的习惯,既是热情好客的体现,也是逃避现实的无奈之举。

  另一位扶贫队员杨开伟也吃了“下马威”。他刚来时,云南全省遭遇罕见旱情,觉察到村子里饮用水面临断水后,杨开伟打算召集村民一起上山摸排,另辟水源地。

  然而村民大会开到一半,众人觉得这个外来干部只会在台上动嘴指挥,五六十人“嘁嘁喳喳”一团,台上说一句,台下跟着起哄十句,用的又是当地方言,扎扎实实给了杨开伟一个“下马威”。

  “明早我跟你们一起去!”散会前,杨开伟撂下一句话,村民们没当回事,说笑着散了。

  第二天大清早,杨开伟出现在村口。一位村寨“头人”有点诧异:“哟,你还真来了啊!”

  那天他们一起干到太阳下山。抬水泥上坡,修筑水槽,几十米的塑料管子一段一段铺设下来,顺着沟壑往下伸。杨开伟和村民一起撸起袖子挽着裤腿,在半山腰的泥泞里忙个不停。杨开伟说:“干完活,几个‘头人’就把我当自己人了。”

  红塔扶贫队员们从细节着手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他们努力学习本地方言,路过田间地头,会主动上前一边帮忙干活,一边询问庄稼长势和家里生活情况。村寨的“头人”逢人便讲,这几个扶贫队员是“我们寨子里的人”。

  “后来开会,‘头人’都会主动帮忙维持秩序,村民们也愿意参加义务劳动了。”杨开伟说。

  随着接触时间越来越长,扶贫队员们对这片土地上的乡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历史上,拉祜族“重自由,轻迁徙”,老百姓过着半农奴的生活,当地流传着“谷子熟、拉祜哭”的民谣。辛辛苦苦种的粮食被农奴主收走后,农民只能靠采集野生红毛薯、山葫芦、地枇杷充饥。

  这就形成了相对矛盾的“民族性格”——看上去自由懒散,内里却勤勉节约。“许多村民乍一看只注重眼前享受,但时间长了,我发现他们很能吃苦。”韩吉忠说。

  扶贫队员们深刻感受到,谦哲村村民主观上有勤劳致富的愿望,如果有人扶他们一把,脱贫致富就不在话下!

  告别深山峡谷

  驻村没多久,山里的雨季就到了。一天,韩吉忠正在值班,接到村里老百姓的求助电话,那别寨一个孕妇马上要生产,但是没有医生给接生。他立即联系乡卫生院,同时马上赶往那别寨。

  连夜下雨,路上全是泥,摩托车无法通行,村民们抬着担架把孕妇往外边送。医生的汽车抛锚在路上,只能下车步行往那别寨赶。等医生赶到时,孕妇已经在路边生下了小孩。

  “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韩吉忠说,“所幸母子平安,但是类似的事情绝不能再发生!”

  修路,一定要先修路!茶叶运输、孩子上学、村民就医、生活好起来,全都离不开一条畅通的大路!

  拿到扶贫工作队整理好的第一手材料后,红塔集团先后投入资金475.3万元,帮助谦哲村完成了主要道路的硬化、挡墙修筑和多座跨水源桥梁建设。据韩吉忠介绍,谦哲村14个自然寨已经有12个通了硬化路面,剩下两个也在建设当中。“尤其是几座桥梁的建设,对村民生活改变很直接——不用再蹚水过河了。”

  除此之外,扶贫队员们又把目光投向了住房维修、村容村貌改善。

  谦哲村下新寨村民李志华,原来居住在山坡上,房屋为破败的土墙结构。1988年发生的7.6级澜沧地震使周边区域山体受损,到了雨季,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频发,汹涌而下的土石极有可能将他的房屋掩埋。

  “有时候不敢住屋里。”李志华说,他们家后墙就是一个土坡。有一次连着下了几天大雨,全家人只得搬到屋外搭帐篷。

  跟李志华情况类似的这部分群众的居住安全问题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很早之前,南岭乡政府对附近山体情况进行监测,得出应该实施异地搬迁的结论。但是,地方政府财力有限,搬迁工作一直难以实施。

  红塔集团扶贫工作队把异地搬迁工作作为扶贫工作的突破口。他们先后对接了220万元作为配套资金,用于谦哲村下新寨易地搬迁项目,为48户189人提供了安全的新居。一些老人家恋旧不想搬,工作队于是挨家挨户走访。之前和当地群众结下的感情派上了用场,在其他村民的一道劝说下,这些人员全部实现搬迁。

  搬入新居,还得完善生活配套用品。工作队又为挂包贫困户及下新寨异地搬迁户筹建了新厨房,并发动红塔集团职能部门职工捐款16万元,为所有挂包户配置了微波炉、电磁炉、电饭煲等小家电,把现代化生活搬进了“直过民族”的厨房。

  当年在路边接生的那一幕,始终让韩吉忠担忧。那时的谦哲村卫生所,仅仅是一间被屏风隔开的小瓦房,摆着3个输液床位。人多的时候,村民输液只能在屋外进行。一到下雨天,撑伞输液的场景总是让扶贫队员的心里隐隐不安。

  改变发生在2018年。红塔集团为谦哲村修建了新的治疗室和输液室,购置了药柜、医用平板床、医用双摇床、ABS输液车、输液椅、办公器材等,村里的医疗卫生硬件水平大大提高。

  在这个过程中,韩吉忠也总结了自己的经验。他认为,基础设施的精准建设,立竿见影改善少数民族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更便于后续工作的展开。他说:“只有把眼下紧迫的事情做好,见到成效了,再去搞什么长期项目,村民们才会相信你。”

  村里的“长期项目”

  那所谓的“长期项目”又是什么?

  今年11月5日,在谦哲村簇新的村委小楼前,韩吉忠捧着一把东西反复摩挲,与身边老乡说几句后,转过身把手掌摊向来访者。

  手掌摊开,一捧绿意——是茶。茶是好茶,缺的是加工技术和销路。

  谦哲村家家户户饲养牛、猪,在水田里种植水稻,旱田栽满洋芋、玉米。到了雨季,村民还会上山采摘菌菇。“一年四季忙里忙外,却还是穷。”韩吉忠说。

  驻村后穿梭于山褶溪流之间,韩吉忠被傍山种植的茶树所吸引。茶是这里种植面积最大的农作物,超过千亩。韩吉忠找来省城的专家,考察谦哲村的茶叶。

  专家告诉韩吉忠,谦哲村的茶树栽种在倾斜的山坡上,整株能被阳光照射,不易生虫,农药化肥几乎不用。茶园海拔1000多米,这种茶被称为“云雾茶”,耐泡、口感好。

  品质这么好的茶园,却疏于管理、杂草丛生,新芽也不能及时采摘,产量很低。

  扶贫队员们带着疑问走访了谦哲村的老支书何晓昌。何晓昌解释说,种茶是一项非常费工夫的活,要除草、翻土、修剪。采茶季到来,要及时采摘春芽,才能发出第二、第三轮新芽,产量才能上得去。而这意味着,一户农家一年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时间要花在茶园管理上。

  “不是不种,是不划算,一亩茶叶卖不上几个钱。”何晓昌说,大多数农户只留足自用的部分,不再把茶园作为收入来源。

  为什么茶好却不值钱?村民采摘下来的新茶,通常都是在自家的铁锅中手工炒制,加工流程十分简单,而且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茶商对这种品级的茶叶兴趣不大。

  如何把茶卖出去、卖上好价钱,韩吉忠心里逐渐有了清晰的规划。

  经过多番努力,荒芜多年的茶园再次热闹起来。今年4月,红塔集团在谦哲村里建起一座标准化茶叶初制厂。这是村子里第一座现代化厂房。他们请来专业市场团队分析市场信息,引入了第三方茶叶品牌商。如今,茶叶的收购价格提升至原来的5倍,为村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就业岗位和收入。

  村中收成最好的一户人家,一次性卖出一万元的茶叶。在扶贫工作队的带领下,谦哲村陆续垦出200余亩新茶园。“长期项目”为村里带来了新的希望。

  “状元村”与终极理想

  2019年中考结束,在村委会值班的杨开伟接待了一对母女。女生今年刚刚中考完,成绩不错,但是后续上学的费用存在困难。

  “你放心,考上了肯定要去上!”杨开伟当即拿出一份表格给母女俩介绍。红塔集团定点设立的助学项目,分别以在校初中生每年1500元,高中生每年3000元,中专、大学及其他职业学校在校生每年6000元的标准资助学生读书。

  女生最终拿到了每年3000元的资助。“这边的家长其实是很重视教育的,就是家里边确实困难。”杨开伟说。

  谦哲村的14个寨子里,最远的一个距离小学有十多公里。在修建新桥以前,一座独木桥是学校接送学生的接驳点。学生们每天上学,家长要先把孩子送到独木桥接驳点,背到对岸才放心。

  谦哲村小学教导主任李应做了20多年的乡村教师,他的观感与扶贫队员相同。李应刚工作时,能顺利完成义务教育的学生很少。外界普遍认为山区家长思想意识落后,不注重教育,任由孩子们辍学。对此,李应有不同看法。通过多次家访,李应了解到,并不是家长不注重教育,而是没有能力供孩子上学。

  为了减轻家长的负担,学校首先想到的办法是集体住校。学校职工们把废弃教舍改建为寝室。住校不用缴生活费,孩子们只需自带大米,交给学校雇请的师傅煮饭。

  如今,国家实施“两免一补”,免学费、杂费,补贴午餐,学生们的学习得到基本保障。红塔集团驻村工作队商量着,要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校园环境和更丰富的校园活动。

  在扶贫工作队的对接下,2016年至今,红塔集团先后为谦哲小学修建了学校大门、教师宿舍、篮球场、浴室、食堂、厕所、综合用房、围墙等设施,配备了体育器材、多媒体等设备,为学生购置了校服、球鞋、凉鞋、床上用品等必需品。

  “现在没有辍学的了,一个也没有。”李应自豪地说。整体帮扶后,村民的家庭条件得到了改善,家长们也支持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但学生进入初中、高中阶段,就要离开谦哲村,到镇上、县里或者是省城读书,家长的负担逐渐加重。

  这时,红塔集团的助学资金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南岭乡乡长许启军对谦哲村教育状况的改善印象深刻,他如数家珍报出一串成绩:在红塔集团的帮扶下,2019年南岭乡的中考状元出自谦哲村,前5名中有3人是谦哲村的学生。拥抱教育之后,谦哲村成为当地百姓口中的“状元村”。

  之前来向扶贫工作队求助的女生顺利考上了高中。在支付了助学金后,杨开伟建议她勤工俭学。“就是培养她自主、独立的意识,希望她上了高中、大学直到走上社会都能有自食其力的精神。”杨开伟说。

  这也是红塔人扶贫的终极理想。“这几年村民们的生产生活条件和思想观念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相信我们离开以后,他们自己也能过得很好。”韩吉忠笑着说。

  今年10月,谦哲村所在的澜沧县已全县脱贫出列。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当地政府与红塔集团共同为谦哲村的脱贫致富“把脉开方”,完善基础设施,挖掘当地优势资源,因地制宜发展相关产业,同时大力发展教育。如今,谦哲村有了全新的面貌,历史性告别贫困。

  走在谦哲村新修的马路上,听着一个个感人的脱贫事迹,看着老乡们眼神中流露出的幸福,云南中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红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勇也有了更深的感悟。

  “生活脱贫和思想脱贫一起抓,谦哲村同胞们在得到物质帮助的同时,发展内生动力不断增强;在获得持续输血的同时,自主造血的能力不断增强。”王勇说。

  夜晚,灯火通明的新寨广场上,扶贫干部和村民们一起欢歌起舞。《快乐拉祜》的歌声响起,谦哲的春天已然到来。

本文图片均由红塔集团提供

 
 
网络责任编辑: 王仁杰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宪法进网络
中国烟草学会优秀科普作品展
坐着高铁看中国
2020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厉行勤俭节约 反对餐饮浪费
人物访谈
未标题-2.jpg “有困难,更有信心,这是两会传递的鲜明信号。”... 详细>>
在提升核心竞争力中展现使命担当
打造行业软实力建设的“内蒙古样本”
抓牢发展新机遇 开辟事业新天地
抓好“六稳”“六保” 增强发展新动能
图片新闻
  截图.PNG 江西永丰县局...   图片新闻  
  QQ??20210103092945_副本.jpg 湖北竹山县烟...   客户端育苗.jpg 江西南丰: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