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烟草文化 >烟草文苑  
 
母亲的米粉肉
张海林
日期: 2018年02月06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人在他乡常会想家,这种想念总少不了家乡菜的味道,记忆中舌尖上的美味都出自母亲的一双巧手:芦蒿炒臭干、糖醋辣椒、干煸豆角、毛豆炸酱、板栗烧鸡、米粉肉等等,都是她的拿手菜,而每道菜的背后都有一段关于美食的回忆和故事。在我眼里,纵使山珍海味也比不上母亲做的家常菜,比不上家常菜里故乡的味道。

  母亲做的家常菜里,米粉肉的味道最令我难以忘怀,尽管这道菜在全国各地亦有许多做法,但母亲的米粉肉承载了我们两代人的记忆。

  母亲小时候家里很穷,根本买不起肉。除非来了远房亲戚,否则一年也吃不上一两回米粉肉。那时候听闻家里要来亲戚了,母亲跟她的兄弟姐妹们就特别开心,都要抢着磨米粉。外公家有一个大石磨,将大米炒熟后和八角混在一起就可以研磨出米粉。磨碎的米粉喷香喷香,孩子们一边磨能一边流口水,磨好的米粉直接吃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其实,米粉肉蒸熟后上了桌,母亲也没机会尝,只能在端盘子的时候闻闻香味。等到撤菜后,大家才能平分盘子里吃剩的米粉肉,一人也就几口,每次盘子总被吃得很干净,跟洗过似的。

  母亲出嫁的嫁妆里有一件很不起眼的物品——石磨。母亲说,那是外公亲手做的,虽然不是很大,但磨点米粉、八角粉、芝麻粉绰绰有余。

  打我记事起,我吃的米粉肉都是母亲亲手制作而成的,我跟大哥都爱吃。尽管我小时候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但母亲省吃俭用,每个礼拜都去菜市买点五花肉,然后给我们兄弟俩做米粉肉。因为母亲白天要去矿上干活,放工了要干农活,晚上回家了还有一大堆家务活,只能等全部忙完了才能磨米粉。

  夜深了,厨房的灯还亮着,那是母亲在磨米粉。

  多少个深夜,我透过厨房的窗户看到灯光里的母亲一边往炉膛里塞柴火,一边在锅上炒米,灯光将母亲瘦弱的身躯投射在墙壁上,一如她对儿子们的深情,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底。

  米炒熟后就要用石磨慢慢研磨,磨累了她就换一只手,每次我要帮忙她都不肯。她是怕我把手磨出了泡不能写字,殊不知她的手上曾经磨出多少个泡。米粉磨好后倒入装着五花肉的碗里,搅拌均匀。第二天晒干,然后想吃随时就可以在饭锅里蒸了。

  初中那会儿,吃饭时学校统一蒸饭。我隔两天就带一份米粉肉,米粉肉放在饭盒里,随着蒸汽散发出特有的香气,连食堂蒸饭的阿姨都夸我妈做的米粉肉味道正。

  有一回,我去取饭盒,一个高年级的同学不小心把我的饭盒弄翻了,他不仅不道歉,还满口嘟囔着什么玩意弄脏了他的衣服。看到母亲辛苦制作的米粉肉这样被人糟蹋,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狠狠抓住那个大个子同学的衣服硬要他给我道歉。后来,我一边捡地上的米粉肉,一边流眼泪。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带米粉肉去过那所学校。

  直到高中住校,每次从家里去40多公里外的学校上学,母亲总给我用瓶瓶罐罐装点菜,米粉肉肯定不会少。在学校,我跟室友一起分享我带的菜,而这道米粉肉一直深受欢迎。

  求学时期记不清吃了多少米粉肉,也不知道母亲为了我磨了多少个夜晚的米粉。

  前年,母亲来合肥给我们带孩子,特意从家里把那个十几斤重的石磨带了来。她说,我爱吃米粉肉,还要给我做。爱人心疼她,说不要手工研磨了,直接去超市买现成的。母亲不同意:“家里有米又有八角茴香,不就出个人力嘛,手工磨得更香呢……”

(安徽合肥市局)

 
 
阅读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王仁杰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适应新时代 聚焦新目标 落实新部署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三届烟草...
烟草行业2018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黄金叶”杯全国烟草行业精益改善达...
寻找最美物流人
2018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人物访谈
详细>>
我国卷烟税价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
以质量创新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以奋斗的姿态绽放最美芳华
弘扬工匠精神 加强高技能人才培养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