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通联平台 >东烟培训课堂  
 
构建关系,才能讲好故事
杜振秋
日期: 2018年10月29日 来源: 东方烟草网

  培训交流过程中,曾经有人问笔者,什么样的故事最难讲?那时,笔者觉得这个问题太笼统,笼统到你找不到一个角度去回答。

  后来,在读书学习的过程中,笔者接触到《草房子》一书,觉得这个问题似乎答案了。那就是,“一个人”的故事——在一个事件中,从头至尾,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这就叫做“独角戏”。

  为什么说“一个人”的故事,最难讲?

  那是因为,故事需要情节,情节需要“关系”,而一个人构不成关系。这么说,也许不大好理解,那我们就举几个例子做一下说明:

  《狼来了》,情节需要在“撒谎”和“被骗”的循环关系中展开,没有农夫,放羊娃骗谁去?《小红帽》,情节需要在“吃人者”和“被吃者”的斗争关系中展开,没有大灰狼,看奶奶就成了平淡的旅行,《小红帽》的故事从哪来?《奥特曼》,情节需要在“正义”与“邪恶”的对抗关系中展开,没有小怪兽,奥特曼的本事怎么显现?

  即便是在《鲁滨逊漂流记》中,鲁滨逊孤身一人、置身荒岛,也得有食人族,也得有“星期五”,否则故事就没法讲下去。

  所以,我们经常讲“对手戏”,不是真的去找一个对手,而是建立一种关系,而关系的“顺”与“逆”、“变”与“常”,就构成了情节的铺展;有了情节的铺展,故事才能成为故事。

  在《草房子》的《白雀》一章第四节中,却有一段故事是桑桑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讲的是,桑桑帮白雀给蒋一轮送信,恰好蒋一轮不在,桑桑就自己偷看了这封信。

  这段情节写作难度非常大,为什么非常大。一难,难在桑桑看信是“偷看”,要“一个人”完成;二难,难在曹文轩用这么多笔墨去写“偷看”,竟然没怎么用心理描写去填充文字;三难,难在一个人的戏,还写得这么精彩。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曹文轩解决这三大难的关键——鸟。没有对手戏,作者曹文轩就让“鸟”穿插在桑桑看信的过程中,和桑桑演了对手戏:

  桑桑满心紧张时,纠结于要不要偷看,河边柳树灰黄色的鸟,在看桑桑;桑桑开始有所动作时,鸟突然“呀”地叫了一声;桑桑拿出信,鸟飞了;桑桑的信被风刮走,鸟又回来了……

  鸟在这段情节中,是一个容易被忽略,但有极其重要的角色——桑桑偷偷看信,是一个人,而鸟则被作者安排成了一个“见证者”。这只鸟,隔三差五出现,在一定意义上,与桑桑构成了“互动”。这样的互动,让桑桑看信,成为一个更加生动、更加丰满的情节。这提醒我们,写故事,一定要善于把握关系、构建关系,因为——没有关系,就没有故事。

 
 
阅读
网络责任编辑: 王琳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2019行业直属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东方烟草报2018新闻作品选粹》
“云南首届最具影响力烟区”评选活动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四届烟草...
卷烟打假打私利国利民
人物访谈
详细>>
以多元化产业转型升级助力高质量发展
思想境界也是生产力
以科技创新支撑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
为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能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W020190729326419206308.jpg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