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零售终端 >品牌动态  
 
一抹明黄里,那穿越时空的家书
日期: 2017年11月19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老照片 新故事

  书信与战争仿佛是孪生兄弟。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的第一封私人家书就是秦国士兵黑夫、惊两兄弟写给家人的。这是有史可考的最早的信件。

  而老照片中的战士,他在写什么?写给谁?火线阵地,这样以青春、生命为底色的文字,让人浮想联翩、感慨万千!力透纸背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传递着真实的力量,让我们无论是写作还是生活,都可以从中汲取养分。

  普通人从这张照片看见的,是简洁传神的画面;有过从军经历的人看见的,多了几缕硝烟里的豪情与柔情;企业家看见的,还有那抹明黄透出的自豪。那不正是知名品牌“大重九”的烟壳吗?是的,那张被战士当做信纸书写的烟壳,无意中成了这家百年企业历史上最有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的照片。

  那一抹明黄,是著名的“重九”黄。“重九”这个名字,还记录了一段重要史实:重九起义。它是辛亥革命重要组成部分,是改变中国近代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这张照片正好与“大重九”以及企业愿景高度契合,成为展示企业文化理念的一个缩影。

  在“大重九”诞生95周年之际,9位作家贴近历史、贴近人物,用心去观察和倾听,呈现给大家的是与自己真情实感紧密交融的书信作品:父亲写给儿子,儿子写给父亲;战士写给恋人,恋人回复战士;作家写给失散多年的爱好文学的战场兄弟……每一封信,因那抹明黄,打开了一扇深邃的心灵窗户,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2017年10月8日,于上海

  这是一名军人,在战壕里用小小烟壳书写战地情怀。

  虽然钢盔遮住了他的双眼,但是我们仍能感受到他目光深情,字字力透纸背……

  他在写什么?

  那明黄色“大重九”烟壳背面,一定藏着直抵心灵的故事。

  在“大重九”诞生95周年之际,国内9位作家参与了一个同题写作:交换位置,写一封信——从战士的角度,抒家国情怀。

  这穿越时空的家书,会是怎样的思绪、怎样的情怀……

  第一封

妹夫给大哥的心里话

  大哥:

  我看过你的照片,绿军帽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坚挺的鼻梁,刚毅的下巴,红领章映衬着一张年轻英俊、气度不凡的脸。你原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关肃霜的弟子,在那一年却选择参军。

  前些日子,有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一个一身戎装、满身泥浆的军人,背倚着战壕,将冲锋枪拥在怀里,在一张“大重九”烟壳背面写信。从照片里,我读出了那份为国而战的勇敢、血性与豪情,读出了一个普通士兵的儿女情长和战地浪漫,也仿佛读出了大哥当年的家国情怀。

  大哥,听说你参军前有一个女朋友,你们很相爱。我相信你在军营里、在硝烟中,也给恋人写过很多信。在戎马倥偬中,在枪炮声的间歇里,你会不会也顺手抓过一张什么纸,写下自己的战场感受,写下昨晚的思念或梦境,写下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我问妻子,大哥抽烟吗?妻子回答说,你从不抽烟,也不喝酒。但我想在战场上,你或许也会接过战友递来的烟,喝下一碗壮行的酒。来年清明节,我会带着家人去你坟前,为你献花、敬香、祭酒,点上一支“大重九”。大哥,这可是那个年代的好烟,直到现在也是。

  大哥,你是我心中的英雄,永远都是……

范稳

  范稳简介

  国家一级作家,代表作是反映西藏百年历史的“藏地三部曲”——《水乳大地》《悲悯大地》《大地雅歌》。其中,《水乳大地》翻译成法文出版,《悲悯大地》翻译成英文出版,另有作品翻译成德文、意大利文等。新近完成了长篇小说《重庆之眼》,此为作者继《吾血吾土》以后反映抗战历史的第二部长篇小说。

  声音

  这是平生第一次写一封无法投递的信,动机源于那张不知名士兵的照片的现场感和真实感,它勾起了我对亲人曾经经历过的那场战争的想象。尽管硝烟早已散去,但为国奉献的精神永存。给他们写一封信,既是对他们的慰藉,也寄托了我们的敬佩。

  第二封

爷爷对孙子的嘱托

  忠娃子:

  你在前线,作为打过仗的老兵,爷爷不当“啰唆客”,只说几件具体事,算是过来人对新战士的建议吧!

  爷爷琢磨,这一仗时间短不了。所以,你必须明白,只要战火烧起,就是大战、恶战、持久战。

  上了战场,一门心思就是打仗。脑壳里素素净净,尤其不要惦记什么立功受奖。荣誉引燃的杂念,常是刀枪拼杀中让人失手的绳索。

  我看过你们的训练,而今动了真家伙,要改掉所有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比方说,那边地雷多,行军走路须摸索诀窍;那边蚊蝇多,鞋袜衣帽要讲究穿戴;熟悉枪支的保险开启,子弹随时上膛;学会哨位的无声移动,站岗必须隐身。总而言之,要从战争中学习。

  战时非比平时,武器、弹药、给养是命根子。除去这三样,不保管、不看重任何与打仗无关的财物。

  像爱惜眼睛一样维护战友之间的团结。平日有些隔阂,无非鸡毛蒜皮。枪林弹雨一来,通通应该丢弃。从古到今的战场上,将心换心,才有危急关头的舍命相助。

  勇敢杀敌,方可有效保护自己。若是敌人已放下武器,既不能骂,更不能打,要善待俘虏。

  部队上了前线,后方会有留守人员,爷爷的这些话,愿你能快些读到。如果条件许可,你也尽快报个平安。乡上邮政所的陈大爹已经答应你娘,见了忠娃子的信,保证连夜送来。

任芙康

  任芙康简介

  文学批评者,散文写作者,现任天津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天津市写作学会会长,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评委及第七届、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

  声音

  我有十多年的军龄,我在信里的叮嘱,每句话,都有着沧桑的来历。

  第三封

不辱使命的战士

  姐:

  真没想到爸能把电话打到营里。昨天教导员通知我们指导员,指导员就给我下了死命令,今天再不给家里写信就处分我。这些日子天天下雨,衣服鞋子全是湿的,身上都馊了,上哪儿去找信纸呢?好不容易要了两个烟盒,就在这上面将就写几句吧!

  我现在好好的,让爸妈放心。你们的来信我全收到了,尤其是咱爸的信,已经成了我们连指导员作战前的鼓动材料了。放心,我是不会给咱家丢脸的。

  在连队,大家的信都会互相传看,所以你们给我写信的时候不要写我小名。我当班长了,但我并不高兴。因为前任班长负了重伤,现在生死未卜。看着他的样子,我突然产生了悲愤的情绪。如果此刻对面有一个敌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子弹全部射向他!于是,在我担任班长的那一刻,我跟全班战士说,我一定会冲锋在前的。

  最后,我想求你一件事。我听说陈伯伯家的小燕也上前线来了,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她在哪个医疗队。如果陈伯母问起我,你一定要告诉她我在哪个部队,告诉她我们部队的代号……

裘山山

  裘山山简介

  1976年入伍,1983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已出版长篇小说《我在天堂等你》《春草》,长篇散文《遥远的天堂》和《裘山山文集(七卷)》等作品。

  手记

  看到这样一张照片,让我想起两位上过战场的战友。当看到他们的回忆录,我再次被他们所感动了。年轻的他们在一声令下即刻奔赴战场,历经生死考验,付出了青春、鲜血乃至生命。

  第四封

战地记者与兵小弟

  亲爱的弟弟:

  昨天中午第一次见面,你叫我“记者姐姐”的时候,我便完全地认同了你这个弟弟。

  你知道吗?作为战地记者,我是不合格的。我已经在营地停留了整整一周,虽然常常传来枪炮声,但离真正的前线还有五六公里的距离,我始终没有战胜内心深处的恐惧。我要告诉你的是,自从和你们这些年轻的战士接触,我居然不再莫名地心慌气短了。

  政委告诉我,你们连队休整一天,夜里就要深入前线了。他希望我在临战前采访。当时,你坐在帐篷外读书,帐篷里的欢笑声充满着青春气息。看到我和团政治处的刘干事,你微笑着迅速站起,抬手致礼。我一眼看到你手上的《汉语成语小词典》,这本1958年出版的64开本的袖珍工具书,也是我随身携带的宝典。于是,我们一下子就有了共同的话题,而且聊了很多很多……

  你,就像你的名字“阳光”一样,照进了我的心里。我一周以来起伏的情绪,突然间变得平静如水。昨晚深夜时分给你们送行时,我情不自禁地跟每个人拥抱。我认定,我深情拥抱的男子汉,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刻,都会成为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和王成。

  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发小受了重伤,左腿可能要截肢。两个小时前,他已被送进战地医院。他简略地告诉了我昨晚的情况。战斗打响后,在向纵深地带突进时,他被一个佯装死亡的敌人用手榴弹炸伤。他让我务必转告你,每荡平一块敌窝,都要当心清理战场,避免被毒蛇咬伤。

  暂时先写到这里吧!我要赶在给养人员出发前,托他们将信转给你。还有,等你们凯旋时,你可能暂时看不见我了,我另有采访任务。阳光,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来看你和你的战友们,然后我们一起聊个通宵……

赵玫

  赵玫简介

  天津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朗园》《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等长篇小说,《岁月如歌》《我的灵魂不起舞》等中短篇小说集,《从这里到永恒》《欲望旅程》等散文随笔集,《阮玲玉》等电视剧本。

  手记

  我曾在战场上目睹了太多的废墟,也感受了太多的升华与洗礼。这些,将成为我人生的财富,我会终生铭记。

  第五封

烟盒上的承诺

  爹:

  刚才我上前线打的第一仗大获全胜。我们连队无一牺牲,只有几个挂彩的,其中包括我。在打扫阵地时,我看见一个躺在地上的敌军伤兵,本想救他一把,哪晓得他手中藏了暗器,趁我不注意就刺了我一刀!幸好我稍有防备,用胳膊一挡,手臂就被匕首划了一条血痕。

  爹,纸短话长,儿在这里跟您承诺三件事:一是轮战任务完成时,我一定能入党。连队支部认为我首战勇敢,受伤不下火线,已经把我列为优先发展对象。二是儿保证不贪生怕死,不当懦夫,但也绝不做无谓牺牲的莽汉。三是我会继续争取进步。爹,儿的这封书信,写在了烟盒上。说实话,我确实还没有戒烟,等我打完这场仗,再考虑戒烟的事吧!

李宪

  李宪简介

  作家、编剧、导演、独立制片人。创作出版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超越贡嘎岭》,电影文学剧本《匿名电话》等。担任编剧、导演、制片的影视作品主要有:《沉默与谎言》《一个好汉两个帮》等,电影《生死赌门》、系列数字电影《大国手之当湖十局》等。曾担任电影《鸦片战争》总策划、总制片人。

  手记

  看着那张老照片,我觉得他如兄如子,就觉得是离自己很近的亲人。那场战争发生时,我还在大学读书。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就有上战场的。他们当中有负伤的,还有牺牲的,我当时就觉得很震撼——都是同龄人,我们在学校安静读书,他们却做出那么大的奉献和牺牲。那时主要是情感上受到了感染。后来我做了很多战争题材的影视剧,理性成分多了许多,对人的复杂性有了新的看法。所以,当我设身处地为这个照片上的人物写信时,我想贴近人物去写,贴着人物的情感、性格、处境去写。这也是我近年来制作战争题材影视剧的一些感悟。

  第六封

这件事牵动你我

  儿子:

  儿子,看到你的信,我的手一直在抖。这“大重九”的烟盒纸,我没有闻到熟悉的烟草味,却闻到了战火硝烟的气息。

  我不怪你一点消息也不给我。我只怪我自己,上次没有给你多寄几条烟。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你们几个高中生在巷口抽烟,我想也没想,上去就给了你一个耳光。多少年后,我仍然清清楚楚记得你当时惊恐的目光。我才意识到,我也不是一个好榜样。

  如今你当兵了,每个月给你寄烟,是我乐此不疲的一件事。

  美国独立战争时期,乔治·华盛顿呼吁美国人民:“如果你无钱可送,那就送烟草吧!”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司令珀尔兴给国防部长的信中写道:“你问我赢得战争需要什么?我要告诉你,我们需要烟草,更多的烟草!”

  儿子,保重!我们一家人等你平安回来。爸又给你寄烟了,还是“大重九”。

陈世旭

  陈世旭简介

  江西省文联主席、江西省作协主席。著有《小镇上的将军》《惊涛》《马车》《镇长之死》等小说及散文。

  手记

  打动我的是照片。战争让生命显得无足轻重,亲情、爱情以及人类一切美好的情感都显得无比珍贵,可以惊天地,可以泣鬼神,可以让即便是心肠坚如铁石的人涕泗横流。

  第七封

一张账单

  胡子哥:

  收到你的信好多天了,我没有及时回,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

  我们战地医院的护士最近多了一项任务——为牺牲战友整理遗容。副班长秦自耕,就是我整理的。说实话,当时我虽然难过,却没有像读到你的信以后那么大的反应。但当我得知自耕是为救你而死的,而我又曾拒绝过自耕的追求,我就寝食难安。

  我从他的上衣口袋里,见到了在一张烟盒包装纸背面写的账单。账单下面是他给他父亲写的一段话,大意是说他从下个月起,要将每月津贴的三分之二拿出来还这些年的借款。之前寄回家里给父母治病、弟妹上学的钱,是他跟战友们和同学朋友借的。他说前线虽然危险,但是有吃不完的肉罐头,有抽不完的烟,而且津贴也比原来多,他完全有把握在退伍之前还清那些债。如果他牺牲了,也请老父亲记住这个清单,想办法还上。

  胡子哥,自耕的这张账单,引起了记者、作家的关注。当他们得知我是最早见到这些遗物的人,他们就来找我。无论对谁提起这件事,我都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可我就是心痛。胡子哥,这是一种撕裂般的痛啊!

  胡子哥,自耕的欠款,就由我们两人来还吧!我偷偷记下了那个账单,还有自耕老家的地址。我把这个月的津贴先寄去了。他一个人没来得及做成的事,由我们两个来做,总会容易一些吧!

  我会小心的,你也要记住,一定小心。

李秀儿

  李秀儿简介

  儿童文学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文学博士。在《中国作家》《散文》《少年文艺》《滇池》等刊物上发表大量小说、散文。出版作品集《随风行走》《站立起来的大江》,长篇小说《花山村的红五星》《两个少年的长征》《平娃的墓园》等作品。长篇儿童小说《花山村的红五星》被《中华读书报》评为2016年全国十佳童书。

  手记

  那个年代,人与人的感情普遍比今天更简单、更纯真。战友之间那份特殊的恋人感情,加上血与火的洗礼,应该更加真实、朴实和崇高。

  第八封

  久违了,文友

  文友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因为当时没有记下你的名字。你是战士,可是又因为我没有当过兵,我无法称你为战友。最近,朋友圈里有人将一张在网络发现的照片发给我看:一位战士斜倚在潮湿的战壕里,头戴钢盔,满脸尘土,右手拿着钢笔,左手捏着烟盒,伏在扎着绑腿的膝盖上,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

  是的,照片上的战士不是别人,正是我要寻找的你!

  记得吗?那年我们重庆作家代表团前往阵地慰问,因为战场寂静,暂无硝烟,所以我们得以走进战壕,钻进猫耳洞,与你们热烈拥抱,促膝谈心。就在我们起身告辞的时候,你满脸羞涩,来到我们面前,一言未发,双手递来一首诗。诗是写在烟盒上的,烟盒皱皱巴巴,诗行整整齐齐。

  你拿着诗,请我们“多多指教”。说完,在那低矮的空间里,你佝偻着身腰,给我们敬了一个军礼。也许你并不知道,你的憨厚与质朴、你的刻苦与奋斗,就在刹那间让我们肃然起敬。在我们心中,已经认定了你是我们的文友。

  没想到,今天我能在朋友圈里见到你。毋庸置疑的是,你已经离开前线,回到后方,投身到属于你的广阔天地里去了。或留在部队,或退伍返乡,或进入仕途,或经营买卖,我坚信你定是门门优秀、样样出彩。

  黄济人

 

  黄济人简介

  国家一级作家。先后出版4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要作品有《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崩溃》《哀兵》《征夫泪》《重庆谈判》《命运的迁徙》《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日记》。

  手记

  一个定格的记忆,已在脑海尘封多年,如今居然能与网络上的一张照片发生重叠,不能不令人惊叹不已、欢快莫名!于是,我与这久违的战士对话,问他的近况,问他的写作,总之,我需要向一种坚强的意志和一种崇高的理想致敬!

  第九封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给你写信

  亲爱的秀秀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在阳光下给你写这封信。

  你不知道,昨晚我经历了什么。

  我的副班长昨晚牺牲在哨位上,就在我的身边!

  秀秀,我知道上战场就意味着跟死神打交道,我也经历过冲锋陷阵时战友的英勇牺牲。可是,昨晚副班长的死极大地刺激了我,也可以说是震撼了我:当我们面对爱情的召唤和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时,怎么就那么容易疏忽大意?而疏忽大意的代价,怎么就那么惨痛呢!

  就在前一刻,他还对我说,等打完这场仗,他就要回家相亲,争取早一点结婚。

  说实话,亲爱的秀秀,当副班长说我走运,说我擦破点皮就在战地医院“蹭”上了对象的时候,我是暗自窃喜的——因为,当时我的眼前立即就浮现出了你。

  亲爱的秀秀,我听说热恋中人的智商很低。副班长的死,却警醒了我,在残酷的战场,我必须高度警惕——哪怕睡觉时,也要睁一只眼,竖起一只耳朵。我的生命,不仅仅属于我,也属于你,当然也属于我们的家人。

  信写得太长,也不知道我都说了些什么废话,居然把信纸都用完了。信的结尾,我只能写在烟盒上,就是昨晚副班长抽烟后留下的烟盒。靠近前线的战地医院,同样有各种危险,祈愿我们都能平安、勇敢而清醒地完成各自的战斗任务。强烈期盼着我们的重逢,不是在战地医院,而是在开满鲜花、洒满阳光的某一片草坪!

  冉隆中

 

  冉隆中简介

  作家、评论家、多所大学兼职教授。主要作品有《文本内外》《底层文学真相报告》《重九重九》等十多部著作。主编和策划出版《昆明的眼睛》《昆明读城记》《昭通文学三十年》《七彩云南儿童文学精品书系》《七彩云霞红飘带》等系列图书上百部。

  手记

  看那一幅满身泥土的士兵在战壕里写信的老照片,我就盯着那抹小胡子看。越看越觉得,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城市兵”。在那个特殊年代,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帷幕不久,各种新思潮正在涌入,现实中的各种诱惑也越来越吸引人。但是,上了战场的“城市兵”很可能跟这一切无缘。那么,他会在那样特定的环境写些什么?

  我的猜想,都写在了这封信里。

  后记   

家国情怀,情深义重

徐蕾

  大概是2007年,那时,我生活中的“陈先生”还只是男朋友。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下午,埋头于电脑看军事论坛的陈先生突然叫我:“你快过来看,我发现一张和你们公司有关的图片。”

  然后,我看见这张照片。老旧的照片,加上像素不高,很多地方已经失色,但依然可以看清钢盔遮盖下这位战士刚毅的面容,看见绿色的军装,看见他随身不离的武器……然而最让我震撼的是,战士手中那一抹夺目的明黄。那是一个商标,是每一个老云南人都知道的著名烟标——“大重九”。他正在这张烟的包装壳上写着什么,也许是信,也许是日记。

  图片中的环境、人物乃至这张有折痕的烟盒,都在向我们诉说: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激烈的战争,然而这一瞬间又如此弥足珍贵。这是战争中宁静的一刻,我们的主人翁得以家书报平安。

  我把这张照片拷回公司,分享给同事一起观看。作为云南烟草人,这张珍贵的照片让我们感慨万千。诞生于1922年,承载着实业救国、家国情义的“大重九”品牌,经历了中华民族近一个世纪自强不息的历史。自2011年云南中烟红云红河集团重启“云烟”(大重九)品牌以来,“大重九”迅速成为中式烤烟的典范之作。其传递的民族品牌创牌之传奇、爱国情义之深厚,深深触动了消费者的内心,它也成为值得骄傲的民族品牌之一。

  今年是“大重九”创牌95周年。因为这张照片的渊源,红云红河集团请来了九位知名作家,重启家书。这是一件值得点赞的大事,是“大重九”品牌携各位文友共同创造的一次文坛雅事。这些虚拟的家书,一封一封读下来,无不透着娓娓道来的关怀,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感动。我想,无论这位战士在“大重九”烟盒上写下了什么,也无论曾经有多少这样的平安家书往来于战场和后方,他们所记载的,除了牵挂,一定还关乎国家、关乎情义。

  一如他们手中这张烟标的诞生,家国情怀,情深义重。

  2017年10月19日,于昆明

 本文文图均由云南中烟红云红河集团提供

 
 
阅读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刘鑫坤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适应新时代 聚焦新目标 落实新部署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三届烟草...
烟草行业2018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黄金叶”杯全国烟草行业精益改善达...
寻找最美物流人
2018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人物访谈
详细>>
我国卷烟税价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
以质量创新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以奋斗的姿态绽放最美芳华
弘扬工匠精神 加强高技能人才培养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