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登录 | 注册   会员中心   投稿中心 | 网站地图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移动终端 商业频道 工业园地 烟草农业 国际烟草 零售终端 烟机辅料 烟草文化 爱晚亭 人物访谈 木辰语丝  
  东烟资讯中心 烟草专卖管理 通联平台 东烟摄影 数字报刊 数据新闻 东烟视频 品牌发展 企业文化 网站专题 政策法规 社会公益  
现在位置: 首页 >东方烟草报  
 
山东临沂郯城:叶落满地金 古城风貌新
王鹏 张玲玲 张艺群 王素怡 侯丕峰
日期: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东方烟草报

郯城自然资源丰富,建造中的沭河滨河生态湿地将为当地百姓带来更舒适的生活环境。 

  临沂郯城县位于山东省最南端,地处鲁苏交界处,是“中国银杏之乡”“中国杞柳之乡”,“孔子师郯子”的典故就发生于此。

  郯城旅游资源丰富。孝妇冢、望海楼、于公墓、郯国故城、郯子庙等古迹星罗棋布。马陵山上存有齐魏马陵之战遗址,神秘壮观;银杏古梅园内的“老神树”被誉为“华夏银杏第一雄树”,历经几千年仍枝繁叶茂。

  郯城传统文化灿烂。郯马五大调、木旋玩具、木版年画、柳编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良好的保护与传承。

一乡一味

酥脆烤牌满口香

王鹏

马头烤牌色泽金黄,外酥里绵。

  郯城名吃马头烤牌的发源地在郯城县西北的马头镇,当地人也叫它“朝牌”,据说是因其形似古代大臣上朝用的笏板,遂得此名。

  我是临沂人,虽然故乡不在郯城,但自小就经常见到卖烤牌的商贩。儿时,一块烤牌、一碗稀饭、一碟咸菜,就是一顿惬意的早餐。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烤牌是我的最爱,又酥又脆,散发着淡淡的小麦香味,即使没有菜肴也能干啃几个。回忆那段时光,我仍能记起那酥香可口的味道,真是令人回味无穷。

  前年春天,我外出路过郯城,品尝了一回地道的马头烤牌。在郯城,街头巷尾都能见到烤牌店。经友人介绍,我来到人民路上的一家餐馆,决定尝尝所谓“很是正宗”的马头烤牌。

  一进门,就见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揪好的小面团,旁边架着一个圆柱形的烤炉。老板一边招呼客人,一边继续忙手中的活计。见我看得入神,他主动跟我攀谈起来:“你别看这烤牌做着简单,其实足足有七道工序,发面、掺面、揉面、成型、上色、撒芝麻、烘烤,一道也不能少,而且还有很多讲究。”

  老板和面时用的是三合面,即老面、烫面、嫩面各占三分之一。只见他用力揉面,上下反复,大概持续了几分钟,直到面团一拍“嘭嘭”作响方可。随后,他将面搓成长条,均匀地揪成一个个小面团,擀平后撒上盐和花椒粉,卷起来,再擀平。最后,在表面涂上一层酱油,撒上芝麻,就可以烤了。

  然而,要想徒手把柔软的面饼糊在高温炉膛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老板说,他初学的时候不知被烫过多少次,经过几年不懈实践,这才练得炉火纯青。除了掌握技巧不被烫伤,烤牌时更关键的是要把握好火候。直到烤牌慢慢变成焦黄色,表皮酥透,有芝麻香味迸发出来,才可出炉。

  很快,老板把刚烤好的马头烤牌端到我的面前。只见烤牌色泽金黄,咬上一口,外酥里绵,满口溢香。店里一位年过五十的老顾客说,过去能吃上烤牌是最幸福的事,现在生活好了,可以天天吃,百吃不厌。

  环顾这家老店,看着淳朴的食客,真希望这门手艺能永远传承,让子孙后代都有口福。

  (山东惠民县局)

漫谈齐鲁

自然留迹 岁月有痕

张玲玲

麦坡地震活断层遗址展现着奇特的地貌景观。

  初知郯城是因读了“孔子师郯子”的故事,前几年探访郯城也是抱着探寻典故遗迹的目的。不料一趟走来,最令我难忘的还是目睹了天下奇观——麦坡地震活断层遗址。

  出郯城县城东南行十余公里便是高峰头镇麦坡村了。驻足村旁,只见麦田如毯,鸡鸣狗吠之声时至,着实平常得很。见我疑惑,同行的伙伴说,此地被称为天下奇观,自有其奇特之处,前行几里可见分晓。果然,前行不远,麦田断绝,一片沟壑突现眼前,旁有黑色石碑,上刻“郯城麦坡地震活断层遗址”。绕过石碑,极目远眺,沟壑横陈间,一片鲜红的土丘如同被火烧过一般矗立在灌木丛中。走到崖畔往下看去,毫无心理准备的我又一次惊呆了,只见沟壑两侧竟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颜色:一边砖红一边深褐,它们就在明亮的阳光下对比鲜明地并肩而立,共同拥着一湾碧水。两色土壤在不远处相接,毫无缝隙却又泾渭分明,犹如一张拼接起来的照片,就那么突兀地呈现在眼前。一时间,我甚至产生了拿起笔来将这拼接处晕染过渡一下的冲动。

  听同伴解释后才知,这奇观的产生竟伴随着三百多年前的一场灾难。1668年7月25日(清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郯城发生了8.5级地震。这次地震波及山东、江苏、安徽等十余个省份百余州县,是我国境内发生的三次8.5级(含)以上特大地震之一。

  这场大地震给当时的郯城带来了灭顶之灾,也给这片土地留下了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痕——麦坡地震断裂带。这条断裂带是地球上仅存的两条巨大断裂带之一,与东非大裂谷齐名。在这里,紧紧连接在一起的砖红色与深褐色岩层分属200万年前的新生代和一亿多年前的中生代,二者年龄相差亿年。我急不可待地走过山坡来到最近的土壤交界处,细抚地面,那道线竟如此清晰,数百年的岁月竟丝毫没有让它们融合。遥想眼前深褐色的砂页岩曾目睹过恐龙的繁盛和消亡,后被深藏地下,又经过一次次的地质运动渐渐升起,最终与作为“晚辈”的砖红色砂岩依偎在一起,我不由得佩服起大自然的无穷力量。在这里,你只需轻轻跨出一步,就能实现“一步跨亿年”的神话!

  只是,这两色土地的脾性还是明显不同的。远望去,深褐色土地上松树林立,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砖红色土地上却光秃秃的,即便偶有绿色,也不过是星星点点的几丛荒草而已。对于个中缘由,当地倒有个传说。据说很久以前,当地有村民见大雁捉人,提箭便射,大雁受疼,丢下人带伤逃走,血滴到地上,染红了这片沟壑,以至寸草不生,当地村民至今仍称此地为“红雁沟”。

  站在沟底,仰望一座座红土丘,表面裂纹如同龟壳,在阳光照耀下愈加鲜红。摸上去,地面没有想象中坚硬,甚至很松软。据说,这一座座红土丘曾是连在一起的,蜿蜒曲折犹如小山,只是经过多年的风吹雨刷、农人垦植,现已所剩无几。还好,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地质公园,这一具有重要研究意义和欣赏价值的奇观得以长久保存,真是幸事一桩。

  离别之时,回望遗址,晚霞映着红土丘,果真残阳如血。不远处的黑土之上,苍松肃立,衰草萧飒,顿生肃穆之感。谁曾想到昔日的天崩地裂会造就今日之奇观?后人赏之,或觉神圣庄严,或惊叹自然造物之神奇。我倒觉得这奇观于我们更像一面明镜,时刻警醒着我们: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如此渺小,怎可不心存敬畏和感恩呢?

  (山东高唐县局)

这方风景

又是一年银杏黄

张艺群

“老神树”经历千年岁月变迁仍枝繁叶茂。

  提到郯城,就不能不提银杏;提到银杏,就不能不说“树海”和“神树”。

  初冬时节,我赴临沂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早到一日,便与大学室友一起到邻近的郯城赏银杏。

  进入郯城县区,银杏树随处可见,满树金黄,叶落不断。行走在飞叶间,语言变得匮乏起来。我只能用“树海”来形容银杏林的广袤,用“化蝶”来形容纷杂斑斓的落叶……直至词穷,也难以言传这里的一切。在这里能做的,就是踩着松软的落叶,任由漫天的金叶和斑驳的阳光落在身上,静心感受那种被金色包裹的震撼。

  很快,车子就行驶到了银杏古梅园前。跨过大门,园内矗立的一棵棵大树令人有种豁然开朗之感。古槐已经落叶归根陷入深眠,柿树只留着一树红果如灯笼般挂在枝头。透过枝杈的空隙,远远地看到一棵黄绿色的参天大树——那就是被誉为“华夏银杏第一雄树”的“老神树”了。

  我们紧赶几步,想早几秒看到“老神树”的真面目,可当它映入眼帘的时候,我们又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这棵据传有3千年树龄的古银杏树,其大、其美,都已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或者说,之前看过的银杏树都成了一种铺垫。与其说这是一棵树,不如说是一“栋”树:树冠有十五六层楼那么高,树干需五六人才能合抱过来,也无怪乎得了个“银杏王”的称号。

  许多名胜都有“包装”起来的典故,而“老神树”的“五个神”听起来更加可信。一是结果“神”,自明代僧人将雌枝嫁接到树上后,每年都是硕果累累;二是授粉“神”,谷雨前后,方圆二三十公里的银杏树都能由它授粉;三是落叶“神”,此树落叶迟于冬,在入冬后的某天,树叶能在几小时内全部落下;四是断枝“神”,十几年前的一阵大风将一截树枝刮断,工人把断枝移到阴凉处放置,断枝竟生根发芽,且落叶时间与母体一致;五是许愿“神”,逢年过节,总有游客前来许愿,人数甚至超过同在古梅园中的广福寺,大概比起百年古寺,人们更相信千年老树的灵性吧。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许就连传说中栽下这棵银杏树苗的郯子也不会想到,这树会变成受众人膜拜的“神树”,见证着郯城人为这片土地付出的辛劳与汗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超越千年的银杏文化,恐怕就是郯城最好的“名片”了吧。

  (山东烟台市局)

岁月留声

马陵烽烟远

王素怡

  公元前十一世纪,商王武丁封其子于炎地(今郯城),从此揭开了郯城立国建城的历史。直到今天,郯城仍以物富民丰、人杰地灵而闻名。其境内的马陵山更因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马陵之战,给当地军事历史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周显王二十八年(公元341年),魏国进攻韩国,韩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采用孙膑的计策,待韩军与魏军五战五败、元气大伤之后,才以田忌为主帅、孙膑为军师助韩。孙膑面对昔日的同窗与仇敌庞涓,仍然采用“围魏救赵”之策,率军直扑魏国都城大梁,不断制造假象迷惑魏军。当魏军闻讯回救之时,孙膑在马陵道设伏,大败魏军,逼庞涓兵败自杀。

  马陵山南北走向,山虽不高,却峰峦秀丽,林密谷幽。行走在山林古道,人们会发现,马陵山的许多地貌地形与史料记载的古战场十分相符。当地有民谣唱道:“马陵山,马陵山,脚蹬骆马湖,北枕穆陵关。”便是说此山纵贯南北、气势磅礴。在如此大的空间内,地势多变、山貌复杂,确是一个用奇谋、出奇兵的好地方。难怪孙膑要将伏击庞涓的战场选在这里。

  在郯城马陵山一带,历史上曾多次出土大量铜箭头和青铜兵器。此外,马陵道又分山顶道、山涧道、河谷道,附近许多地名和村名也与马陵之战有关,如孙膑养马的马场、庞涓中伏之地独龙涧(又名庞涓涧)、魏军卸甲的卸甲营、庞涓自杀的恨谷崖等。这些遗址时刻提醒着人们,在那个烽烟四起、战乱不断的年代,连孙膑、庞涓等王侯将相尚且时时处于危难之中,平民百姓更是命如草芥。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孙膑设伏击败庞涓时,马陵火起、万箭齐发,刀光剑影、伏尸无数。在后人津津乐道这段军事奇谋的时候,可曾痛惜过那些消失在历史风烟中的亡灵呢?

  今天的郯城,早已淡忘了马陵之战,也从“革命老区”和“支前模范县”的旧荣光中走出来,铸剑为犁、辛勤耕耘,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成为山东南部一座现代化新城。今天的马陵山,烽烟战火也早已远去。当地人在这个风景优美、鸟语花香的地方,过着宁静祥和的幸福生活。远眺马陵山,如果说还有什么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郯城人一脉相承的那种勤劳质朴的优秀品质和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概!

  (中国烟草总公司青州中专学校)

乡土风情

门笺飘飘寄乡情

侯丕峰文/图

民间艺人张乃仓作为郯城“挂门笺”技艺的传承人,一直致力于传统工艺的保护和传承。

  近日收拾书房时发现了夹在书本中的几套门笺,儿时过年家家户户贴门笺的情形又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时候,每到春节,村里人都会在自家门口贴上春联和门笺,一张张五彩缤纷的门笺在风中翩翩起舞,身着新衣的孩子们在门前游戏玩耍,甜蜜的笑声随着舞动的门笺一起荡漾。

  郯城“挂门笺”又称挂门前、门吊子,是一种节庆日挂在门楣上的民间刻纸,有着浓郁的地方特色,形状如小幡,纹饰如人胜。古人有用幡胜表达意愿的习惯,从幡胜到门笺,从丝织品到五色纸,走过了千余年的漫漫长路。门笺主要在春节和喜庆日子里张贴,由边框、膛子、穗子三部分组成,通常一门贴五张。门笺外框多用纸面亮丽鲜艳的广檀纸制作,膛子指门笺中心部位的图案,可分为两大类,一类由花、鸟、龙、凤等纹样组成,另一类由寓意吉祥的文字组成,如“寿比南山松”“江山美如画”等。门笺的图案多用于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比如“双喜临门”“年年有余”“四季平安”,色彩鲜艳而不媚俗。

  正月十五过后,村里的孩子们会挨家挨户收集门笺。收集来的门笺被夹在书本中,按照文字、花鸟等分别存放。课间休息时,孩子们喜欢拿出自己收集的门笺炫耀一番。那时候的孩子没见过手机、电脑,是门笺上的图案和文字丰富了大家的童年生活。

  小时候,我总想弄明白漂亮的门笺是怎么制作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随卖门笺的人到了制作门笺的村子——马头镇万高册村。村里几乎人人都会制作门笺,在这里,我了解了门笺的制作过程:先在纸上凿刻出图案或文字,然后将这些图案、文字相互搭配并粘贴起来,组成色彩艳丽的图画。门笺全部采用凿刻方法制成,风格各异,或精细、或古朴。还有一种套色门笺,俗称“换膛子”,是把由五色纸刻制的门笺图案拆开,重新搭配组合而成,在统一中富有变化,深得人们喜爱。

  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信息化的高速发展,过年的风俗发生了很大变化,春节贴门笺的习俗也渐渐消失。但大尺寸门笺作为一种室内装饰画走进越来越多的家庭,郯城“挂门笺”还成功入选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昔日的辉煌似要重现。

  (山东临沂市局)

本文图片除署名者外均为资料图片

 
 
阅读
  • 分享到
网络责任编辑: 马锋 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国家烟草专卖局党组成员
通联平台 政策法规 商业频道
移动终端 工业园地
东烟资讯中心
木辰语丝 烟草农业
零售终端 国际烟草 电子杂志
企业文化 社会公益
木辰语丝 烟草文化
网站专题
适应新时代 聚焦新目标 落实新部署
“爱我中华”“金叶情怀”第三届烟草...
烟草行业2018两会代表委员访谈
“黄金叶”杯全国烟草行业精益改善达...
寻找最美物流人
2018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专题报道
人物访谈
详细>>
我国卷烟税价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
以质量创新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以奋斗的姿态绽放最美芳华
弘扬工匠精神 加强高技能人才培养
图片新闻
  120.jpg 河南天昌公司...   福建中烟2版120.jpg 福建中烟厦门...  
  m_副本120.jpg 江西石城烤烟...   W020141113353493402427.jpg 江西中烟广丰...